<progress id="nr13l"><meter id="nr13l"></meter></progress>

<big id="nr13l"><progress id="nr13l"></progress></big>
<big id="nr13l"></big>

      <address id="nr13l"></address>
      <address id="nr13l"></address><meter id="nr13l"><meter id="nr13l"></meter></meter>

        <track id="nr13l"></track><menuitem id="nr13l"><cite id="nr13l"></cite></menuitem>

        <track id="nr13l"></track>
        <sub id="nr13l"><address id="nr13l"></address></sub><strike id="nr13l"></strike>

        2020-10-29      字體大小: T T T

        《大抉擇》——特區感召改革開放浪潮中的天安數碼城

         

        特區感召改革開放浪潮中的天安數碼城

        溫斯婷

        在車公廟立交的東北角,坐落著一片產業園區。這里不僅誕生了國內首宗“天使投資”、福田區首座“億元樓”(年納稅額超過1億元的樓宇),還孕育了首支由民營企業自行籌備、發起、運營的知識產權基金。作為全國第一家加入世界科技園組織(IASP)的民營科技園,這里是深圳的福田天安數碼城園區,也是天安數碼城集團總部所在地。1990年,改革開放春潮涌動。以在內地投資酒店和工業樓宇為主的香港上市企業天安中國投資有限公司,與深業泰然(集團)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深圳天安工業開發公司(以下簡稱“天安工業”),也就是天安數碼城集團的前身。

        時至今日,天安數碼城集團已經發展成為以產業園區開發運營為主業,科技創新創業服務、投融資服務等多元發展的創新企業解決方案提供商,其運營的各地天安數碼城園區更是當地民營科技園區的標桿和創新創業的樣板。其中,福田天安數碼城園區更被國家科技部評定為“國家級民營科技園”。作為城市產業發展與價值提升的重要引擎,天安數碼城集團摸索出了自己獨特的“土地資本、金融資本、產業資本”三資融合產業經營模式,也被業界稱為“天安數碼城模式”。在強調自主創新的今天,這是以外源性經濟促進城市科技發展、產業升級、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的主要內源性力量之一。

        在產業更新和產品迭代的進程中,天安數碼城創造了90年代以來深圳車公廟的日漸繁華,見證了深圳中小型企業的發展軌跡,推動了深圳區域產業轉型的發展歷程,成為深圳成長型科技企業、總部經濟和戰略新型產業為特征的經濟發展引擎。

        而從當年的工業園到工貿園,到21世紀之初的城市產業綜合體,再到如今的創新企業成長解決方案提供商,天安數碼城一直把握著時代脈搏,與改革開放同頻共振,始終走在產業園區發展最前列。一如既往的創新精神驅動著園區的升級換代,并不斷賦予產業繁盛生長的力量,天安數碼城見證著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與變遷。

        “天安數碼城模式之所以能夠取得成功,是內外部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外部因素主要是抓住了時代發展機遇,內部因素在于天安數碼城專注產業領域,不斷與時俱進進行革新,打造了獨特的創新企業生態圈發展運營模式。”天安數碼城集團總裁杜燦生如此總結道。見證并助力產業變革,天安數碼城二十九年初心不改,澎湃前行。

         

        創變車公廟

        1990年,剛剛成立滿十年的深圳經濟特區,在經歷了從村到城的劇變之后,站上了第二次轉型的臨界點。彼時,改革開放帶來的活力早已遍布城中每個角落,“三來一補”的加工業增長勢頭正盛,工業潮流大漲,建筑業也快速發展,工業用地基本用來建設廠房。深圳在產業發展上百花齊放,特區內中小企業大面積批量誕生,但規模小、數量多、分布散等特點也同時存在。一派繁榮表象的背后,卻難以組合成產業集群,構筑集聚發展的力量。一片熱火朝天之下,位于深圳西南方向的車公廟卻還是一片荒蕪。沒有立交橋、柏油路、更沒有車水馬龍,駐足立望,目之所及僅有菜地、河溝以及魚塘,與當時的任何一個中國農村幾乎沒有區別。“那是初春,帶著滿身春的潮濕,我踏上了‘天安’這片土地。那塊荒蕪的空地的影像,迄今仍鮮明如初。當時那片雜草叢生的土地,卻正是今天天安會所所在地。此時,它們在我的腦海中形成了黑白分明的對比。”在后來刊出的天安數碼城員工紀實中,有一篇文章生動描寫了當時情景。

        這一片亟待開墾的郊區土地成了天安數碼城夢想開始的起點。1990年,剛剛成立的天安數碼城集團前身深圳天安工業開發公司結合當時的市場環境,以企業需求為導向,首先開發了兩幢標準廠房,尚在建設階段,就完成了預定的招商目標,引進了精量電子等一批行業龍頭性企業。

        此時的天安數碼城也將園區的主導產業定位為“后廠加工”,以傳統的“三來一補、出口加工”為主,區內企業主要有初級加工或組裝企業,以及一般小型的機械、印刷、服裝、塑料加工企業。“不改革開放,只能是死路一條。”1992年,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發表著名的“南方談話”之后,產業園區掀起了對外開放和招商引資的新一輪高潮。在這樣的大背景下,1994年,深圳天安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天安數碼城的運營開始走上專業化發展的道路。專業化的第一步,是對園區的產業配套規劃和服務設施進行建設、完善。招商銀行、工商銀行等金融機構在天安園區“安營扎寨”,成為園區重要的金融服務商,與此同時,物流、商務以及生活服務相關的企業逐步入駐。

        一系列的動作,讓企業從小型、分散的生產經營模式迅速向規?;?、集群化生產經營模式轉變。短短數年間,天安數碼城園區便成功實現招商特區感召改革開放浪潮中的天安數碼城入駐企業約100家,現代化產業園區的雛形漸顯。“洋快餐”肯德基的入駐,成為了天安數碼城園區現代化的主要標志之一。在天安園區老員工的印象里,如今仍安駐在天安園區的肯德基是當年“最好的午餐”。早在籌建階段,天安數碼城便將肯德基的引進定為必須完成的任務之一。1987年,中國第一家肯德基在北京前門開業,緊隨其后,麥當勞也于1990年在深圳解放路開設,但此前并未有進入產業園區的先例,“當年園區的領導在跟肯德基方面談的時候,拍著胸脯說車公廟一定會蛻變,擁有市中心一樣的地位”。作為第一代工業園廠房的建設者,天安數碼城的每一步并無先例可循。而正是這樣一個創新模式的出現,按下了車公廟此后29年蝶變的啟動鍵。

        時至今日,車公廟早已成為深圳商業氣氛濃厚、堪稱最繁華的地段之一,其物業價值與CBD不相上下,園區年產值逾500億元,稅收超過50億元。以這個占地30萬平米的土地為核心,29年來,天安數碼城已服務創新企業10000多家,成長了研祥智能、諾亞舟、得潤電子、中海達等80多家掛牌上市企業,以及100余家準上市企業。(以“敢為天下先”的精神,1990年,天安工業園落地車公廟。)

         升級與集聚

        1999年世紀之交,改革開放進入第三個十年,世界產業環境也發生著深刻的變化。一方面,以電腦、網絡技術為核心的信息化熱潮席卷全球,以信息化為標志的新經濟革命已經來臨,數碼科技產業發展勢不可擋;另一方面,由于樓市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工業用地資源越來越有限,單純依靠土地空間粗放式發展的工業園模式已經行不通??萍紕撔乱l新一輪經營變革浪潮,再加上傳統加工制造產業產值有限,1999年6月,天安數碼城前瞻性地做出了重大決定——向泛科技產業園轉型。“香港‘數碼港’和北京‘中關村’的成功給了我們啟發,我們決定將傳統的‘三來一補’工業區升級為中小民營科技產業園區。”談及“天安數碼城”名稱的由來,天安數碼城集團相關負責人如是說。當年9月17日,天安工業在工商資料上正式變更為“深圳天安數碼城有限公司”。按照投資計劃,新公司將投資15億元建設一個新的天安數碼城,到2005年建成,包括“數碼時代大廈”和“創新科技廣場”I、Ⅱ期,總建筑面積約80萬平方米。針對中小企業發展的特點,天安數碼城園區的產品形態也匹配了中小企業成長階段所需的戶型面積來規劃設計空間載體,以幫助企業降低經營成本。“在科技產業園區時期,天安數碼城以科技產業大廈、商業街區、公寓和住宅為主要形態,專注企業總部、研發、監測、產品展示、營銷、售后服務等高附加值產業鏈,入駐企業定位為高新技術企業。”天安數碼城相關負責人介紹說。規劃落地速度之快,收效之巨大,出乎外界意料。有一組數據可以佐證:由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發布的《車公廟片區統籌、深圳2049未來之城》報告顯示:在1999年末,車公廟其他產業占比達41%,制造及研發企業、商貿企業和金融類企業的占比分別為30%、15%、14%。這一次轉型升級,天安數碼城實現了企業從傳統型、小型、分散的生產經營模式向創新型、規?;?、集群化生產經營模式的轉變。而天安數碼城自身也從十多年前的“車公廟天安工業園”完成了價值增值的飛躍。也是在同一年,深圳1999年末實現的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436.51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14.2%,高出預期目標1.2個百分點。其中,工業對深圳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高達59.9%,即在全市14.2%的經濟增長中,有8.5個百分點是由工業的增長帶來的。這表明,在深圳國民經濟各行業中,以高新技術產業為龍頭的工業在1999年已經成為帶動深圳市經濟快速增長的主導力量。 邁向全國培土施肥在杜燦生看來,如果沒有90年代在深圳車公廟的成功,天安數碼城也就不會有今天在國內主要經濟圈扎根拓展的局面。“深圳天安數碼城的成功對于我們集團來說是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起點,它不僅見證了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變遷,而且也影響了天安數碼城的現在和未來。”

        (1999年,天安數碼城成功向泛科技產業園轉型。)

         

        廣州天安番禺節能科技園區是天安數碼城在全國布局中的第一個重要里程碑。這一個面積不到500畝的民營科技園區,僅僅用了10年時間,年產值便已超過220億,培育孵化26家上市公司,土地產出效益是傳統園區25倍。2011年8月,前國家領導人胡錦濤在考察廣州期間,充分肯定了番禺節能科技園的做法,并提出希望園區進一步搞好服務,推動更多創新型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走上發展的“快車道”。同年,在科技日報記者采訪天安番禺節能科技園時,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園區視察時精辟地指出,“不拼汗水拼智慧,不辦工廠辦園區,照樣會有好效益”,總結了“土地資本、金融資本、產業資本三資融合”的“天安數碼城模式”,并在廣東加以推廣。獨特的模式與定位,完善的運營服務體系,讓天安數碼城備受各地政府關注,邀約不斷。“我們確實收到許多地方政府的邀請,但我們仍會理性地進行甄別和選擇。”天安數碼城相關負責人說,“天安數碼城最大的核心競爭力是強大的產業資源整合能力及自身的品牌效應。在每一處數碼城的選址上做了許多探索,根據區域的差異、不同的業態環境,各地天安數碼城都會有著不同的定位。”平衡速度與質量,在有限的物理空間內實現效益的最大化,天安數碼城為自己設置了一條不容改變的準線。“不管各個城市多么熱情高漲,我們一直堅持‘一洲兩圈一灣區’戰略發展目標,即長江三角洲、環渤海經濟圈、西南經濟圈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因為四個大經濟圈是目前國內經濟較為活躍的區域,而且有最適合中小企業、民營企業成長的環境和土壤,這些城市的經濟活躍度和發展程度,包括城市的規劃理念和戰略發展方向,當地政府官員的執政理念,都比較契合天安數碼城的開發理念。”杜燦生解釋道。

         

        聚集、聚合、聚變,是天安數碼城對其開發運營理念的總結。具體而言,清晰的產業定位是這一“三聚”理念實現的基石。在天安數碼城的認知里,在項目落地當地前,除了做建筑規劃,更重要的還要做產業規劃,即明確通過哪些產業來支撐主導產業的發展,倘若主導產業契合區域經濟的發展主題,那么其將能夠充分發揮項目的帶動作用,從而實現產業要素的聚集,主導產業鏈的聚合,并最終形成產業集群的聚變。以2016年落地的東莞鳳崗天安數碼城為例。園區在選址、建設時,鳳崗地方政府就給予了天安數碼城充分的政策優惠、支持,作為東莞市的重大項目,鳳崗天安數碼城的建設突出一個“快”字。自落地以來,鳳崗天安數碼城已取得顯著成效。截至目前,園區一期已引進超過230家創新企業,包括電子信息、智能制造、物聯網、信息技術、文化創意、軟件開發等行業企業。“我們沒有逃避與脫離原地方產業基礎的轉型升級去簡單地再造新產業,而是因地制宜,通過我們的產業研究謀劃落地新產業來進行新舊動能轉換,培育經濟新動能的加速孕育與積聚,可持續發展。”杜燦生重點強調,這一做法的關鍵在于“培土施肥”,在過去地方制造業或者其他傳統產業的基礎上做加法,配合戰略性新興產業形成新動能。目前,鳳崗正規劃建設一個10平方公里左右的人工智能特色小鎮,努力打造成為東莞東南組團繼贛深高鐵塘廈站片區后的第二個產業“引爆點”,爭取建設成為中國人工智能科技發展高地,而鳳崗天安數碼城正是人工智能特色小鎮的兩大中心之一??梢灶A見,未來鳳崗天安數碼城必將在鳳崗、東莞加速創新驅動發展、產業轉型升級中發揮更為重要的引領和帶動作用。截至目前,天安數碼城已在全國11個城市落地15個天安數碼城項目,實現了從廣東走向全國。

         

         (天安數碼城布局全國,實現‘一洲兩圈一灣區’戰略發展目標。)

         賦能中小企業

        如雨后春筍般發展起來的各類產業園區,在加速城市現代化進程、提升城市軟實力及優化城市經濟結構等方面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同時也面臨著越來越激烈的競爭與挑戰。隨著創新創業升級,中小企業對園區軟實力方面的要求也在逐步提高。作為深圳第一個主要針對中小企業的工業園的打造者,天安數碼城很清楚,在后產業園區時代,服務企業成長、提供成長解決方案才是未來戰略發展重點。天安數碼城一直堅信“中小企業能辦大事”,作為中小企業成長的搖籃,天安數碼城專注于企業全生命周期孵化及培育,要做企業的“時間合伙人、空間服務商”。正因為此,中小企業在園區中是否能得到更快的成長,亦是天安數碼城檢驗項目成功與否的重要指標。產業振興、企業成長之關鍵,在于產業鏈、金融鏈、創新鏈的融會貫通。為了給中小企業提供精準服務,天安數碼城在園區內構建了一個健全的服務平臺,這個平臺是由政策支持、產業鏈、商務交流以及生態環境等多個細分平臺聚集而成,最終形成創新企業生態圈。圍繞以創新企業生態圈建設運營為核心,以智慧園區和金控平臺為支

         

        撐的“一體兩翼”發展戰略,近年來,天安數碼城加速整合園區產業生態要素,進一步完善對高成長企業的服務體系,促進園區企業乃至天安園區輻射區域的產業快速成長。在這個過程中,天安數碼城在知識產權保護、股權投資基金以及國際產業資源整合這三個方面精耕細作,先后推出科技金融服務平臺——天安金控、科技創新成果對接平臺——1發布、企業品牌營銷服務平臺——天安商界、產業研究創新平臺——FABIE產業研究中心、國際創新資源對接平臺——國際直通車等服務內容。集團于2015年發起成立天安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安金控”),天安金控積極踐行天安數碼城“一體兩翼”戰略部署,通過多維度契合園區企業成長的各方位需求,重點布局了股權投資服務、債權投資服務、發起及參與運營各類基金、投資銀行服務等業務領域。目前,天安金控頻頻發力,通過自有資金或管理資金的方式完成對50多家初創型優質企業的股權投資;建立天安企業項目池,入庫企業逾350家;聯合政府力量撬動社會資本,落實深圳福田區、龍華區、龍崗區等政府引導基金申報工作;聯合上市公司發起兩支并購基金;發起科創貸基金,以“債權+期權”方式投資于園區內輕資產型的新科技、新模式的創新型企業。廣東每通測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每通測控”)便是其中的受益企業之一。作為中國本土第一家做手機自動化測試的智能制造企業,每通測控擁有世界上第一條無人手機測控生產線,包括華為、OPPO、vivo等手機品牌商都是其重要戰略合作伙伴,并已經在新三板掛牌上市。“我們將全球研發中心和全球事業中心落戶天安數碼城之后,發現招聘高端研發人才和管理人才更容易了,更關鍵的是,也解決了我自己一個人在工業區單打獨斗的局面。在這里,我感受到了濃郁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正能量氛圍。”每通測控董事長熊逸民說,東莞天安數碼城內智能制造企業目前有180多家,其中有不少都是智能手機產業鏈里的企業。每通公司入駐后,也積極投入到園區共建共享活動中來,尋求公司智能產品和市場資源與園區上下游產業鏈公司的開發合作。企業的營收數據則有著更直接的反饋。作為三項國家行業標準的起草單位成員,廣東兆天紡織科技有限公司自2014年進駐天安數碼城以來,營收從當年的1920萬元激增到2016年的7200萬元,2017年主營收入已超過1億元,并成為國家高新技術企業,2018年5月份已實現在香港上市。2018年,天安數碼城集團提出全新定位——創新企業解決方案提供商。按照杜燦生的說法,這一品牌定位與“創新企業生態圈”并駕齊驅,不是替代而是升華與提煉。“它是創新企業生態圈里生態體系的一部分,在這個生態圈里天安數碼城集團自身升級為一個創新企業解決方案供應商,讓這個生態圈的資源能夠調配得更加合理、有效,讓生態圈里的所有運作更加健康及可持續發展。”在“2018中國產業新城運營商”綜合實力排行十強中,天安數碼城以提供完善的創新企業解決方案和運營服務體系位居前五。“以客戶為導向、以企業為中心,產業園區才能真正成功,這是天安數碼城始終堅持的初心,也是天安數碼城不懈奮斗的方向。我們要把天安數碼城打造成為企業成長、倍增、加速的搖籃。”杜燦生表示,隨著“創新企業解決方案提供商”服務體系構建完成,天安數碼城將整合各類企業服務平臺,深度參與和驅動企業成長、產業發展。(天安數碼城升級為創新企業解決方案提供商,在“2018中國產業新城運營商”綜合實力排行十強中位居前五。)

         

         深耕粵港澳直通全世界

        源于香港,起于深圳,國企與港方合資的天安數碼城自誕生之日起便是深港合作的典型代表。作為國內首批涉足民營科技產業園的企業,天安數碼城擁有深厚的港澳臺資源,積累了服務1000多家港澳臺資企業及與港臺服務機構合作的豐富經驗,尤其在探索深港產業聯動、服務深港企業的過程中起到行業標桿作用。而從最初的工業園——工貿園——泛科技產業園——“產城融合”的企業公園,到推動企業進化——產業進化——城市進化,作為一種超凡的市場經濟組織力量,天安數碼城在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的同時,對城市進化過程也發揮著巨大的作用。如今,在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隨著粵港澳大灣區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世界級城市群和國際一流灣區加速成型,站在變革時代的風口,天生自帶區位優勢的天安數碼城志在更進一步,成為未來超級都市圈聯動發展的強大動力。2018年8月,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提到,要積極吸引和對接全球創新資源,建設“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扎根深圳的天安數碼城,項目主要分布在廣州、深圳、東莞、佛山等地,亦與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城市群不謀而合。據了解,天安數碼城集團兩大股東方——深圳市屬國有企業深業泰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和香港上市公司天安中國有限公司(HK0028)在粵港澳大灣區物業投資超過130個項目。2017年在大灣區投資在建的項目總數為37個,占地面積超400萬平方米。作為粵港澳三地間的橋梁和紐帶,從粵港澳交流平臺、市場的對接與搭建,到創新創業成果的推動落地,再到人才技術的交融與匹配,天安數碼城在粵港澳大灣區的藍圖上早已色彩紛呈。按照杜燦生的構想,天安數碼城在未來發展的戰略上,除了聚焦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在模式上注重輕重平衡外,在資源整合上也將進一步拓展國際化創新業務。讓園區企業充分享受到天安數碼城對全球創新資源整合的惠益,受益政策優勢、信息優勢、產業資源整合優勢,加快創新發展步伐。“我認為目前國內的企業面臨著如何走進國際市場的問題。天安數碼城近來在與法國、德國等發達國家的政府尋求合作,正嘗試通過‘走出去,引進來’的雙向發展模式,帶領企業走進國際舞臺。”杜燦生說。為了幫助園區企業對接國外前沿技術、吸引海外人才、開拓國際商機,天安數碼城主動探索集團自身國際化、多元化發展戰略,不斷增進與深化國際交流與合作,在“引進來”的同時積極嘗試“走出去”。具體來說,“走出去”,指的是許多中小型的創新企業資金有限,通過“結伴出海”的方式,可為企業大大減少成本開支。同時天安數碼城為有國際市場需求的企業打通政務、金融、人才、商務、場地等一站式服務,讓企業在走出國門的同時依舊體驗到“拎包入住”的服務;“引進來”,則是把國外有中國市場需求的創新企業招進來,天安數碼城同樣會為其提供“一站式”服務,讓國外的創新資源在天安數碼城生根、成長。目前,天安數碼城已開通10條國際直通車,與美國、以色列、法國、德國、英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立陶宛等國際機構合作共建國際化創新平臺,實現國際資源的互聯互通,在創新要素上統籌全球資源,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對標國際一流灣區。其中,2017年,天安數碼城在法國伊夫林省就已落地了天安數碼城中法聯合創新中心,這也是深圳十大海外創新中心之一。“國際直通車的開通能夠實現國內外創新企業在人才、技術、資本、信息等方面相互借鑒、資源互通、共同成長,助力園區企業對接國際創新資源要素,實現‘引進來’和‘走出去’的國際化戰略。”杜燦生說,“這也是天安數碼城順應‘一帶一路’戰略,積極開拓歐洲市場的表現。我們一直致力為“創新企業生態圈”的可持續發展創造更多的可能性。”從物理空間的提供、智慧園區的運營,到資源對接、平臺搭建,乃至孵化上市、出海擴張,29年來,天安數碼城集團已發展成為國內領先的創新企業解決方案提供商,為中小企業提供從苗圃到成長壯大所需的全部養分。而半個甲子初心不易的天安數碼城,亦出落得巍然玉立,葳蕤生輝。新時代,新機遇,新征程。未來,天安數碼城將堅持以粵港澳大灣區為核心的“一洲兩圈一灣區”的戰略布局,立足全球發展大格局的原則,以“引進來、帶出去”為國際化發展戰略,匯聚更豐富的國內外產業資源,成為全國乃至全球中小企業的新選擇。創新互動、技術互享、市場互利、文化互融,在下一個創新變革的40年,天安數碼城將攜手更多中小企業,再創奇跡。

         

        瀏覽次數 :
        樓盤推薦